林徵

林徵,字拙言。偶尔产产文和段子,记一些或是或非的杂感谰语。有良心的历史发明家,毕业于三闾大学。热爱玩梗抖机灵,专业发狗粮,非专业搬弄文字。lof不谈国事。

拙言碎笔系列#03

本来想唠点什么,戳开自己简介发现立好的flag“lof不谈国事”几个字赫然煌煌立着,嘲笑某个自诩为左翼青年的林某某,呜呼哀哉罢罢罢,风月无边风月无边,惹不起惹不起。
当然有这么块地儿保留一下我所剩不多的酸腐气质文人心性也未必不会是好事,少年意气不可多得,要好生看护,您说是吧?
“ …褊躁自多用意,朋友规谏,豁然不感。凡与人宴处,意有所适,不言而去,人或疑之,谓生多瞋。及与人为信,虽冰雪千里,虎狼当道,而不愆也。”
其此之谓乎?
杖击山林,手弄流水。夷犹徘徊,自曙达暮,至日黑兴尽,号泣而归。
以上。

PS:0102在zine上。

自戏 赵云

#存戏系列#
        总算护得黄老将军归来,一路山巘构折,众将早已是困顿不已,回驭营中,恰闻得张伯恭进闭门拒守坚守营垒之言,一挑眉沉吟片刻,转身而向诸将道:“昔吾于长坂时,虽止一骑,而决荡曹孟德大军如出入无人之境。而今有军有将,又有何惧哉?
        “此不过一偏师耳,吾更兼先登之任,焉可失之锐气?毋庸惶恐,某自有计较。且去命将士大开营门偃旗息鼓,并摆下强弓戎弩,汝等则率军自去埋伏,只待本将号令。”
       吩咐过众人,稍稍眯眼望向天际,天边远山黑云如泼墨。唿哨一声将马儿招至,扶过马鞍,把左脚踩着马镫,腰背一发力翻身上马。双腿轻夹马腹,催马缓缓向前去,拈过长枪舞开数圈,一勒缰催马停下,于营辕门前站定,只待敌军。